你可以继续哭反正我不会停 过程你可以哭但我不能停

沈婉跪坐在大床上,眼睛被蒙着一块黑布,她的双手被绳索紧紧绑缚着,本领上冲突出一片血痕。 她用力地反抗着,手指头关节绷得毫无赤色。 砰砰! 房门被猖獗地撞击着,最后被暴力撞开。 凌乱的脚步声冲了进入,她暂时的那块布被扯开,刺手段光洁让她简直睁不开眼。 啪! 狠狠的一巴掌扇到了她的脸上。 “祸水!果然敢背离我!” 门外一群人对着她指引导点,她一眼看到了眼前的男子,她两小无猜无比依附的单身夫。 “浩澜……” 她的眼角发红,绳索毕竟摆脱,她伸手...

疯狂似的索要 在她的身上无度的索取

沈晚星终于跳到了隔壁的露台,她这身衣服都湿透了。她擦了擦脸,这房间里面就开了一个暖黄的灯,安安静静的,像是没什么人。她提心吊胆地推门而入,露台进去是客厅,还隔着一个小屏风。挡着里面的视线,根本就看不清楚。房间很大,但是和贺西洲的装修风格截然不同。贺承泽明显喜欢奢华一些的,全都是欧式的一整套手工定制家具,卧室的门关着,这是一个套间。“少夫人。”突然一声响起。沈晚星像是被掐住了嗓子,机械一般转头看到了从屏风后绕过来笑呵呵的管家福伯。她惊得出...

上课同桌的手一直在作文500字 太大了~会死掉的

已经她觉得苏浩澜是救赎,然而没想到他不过为了勾结沈明月获得沈氏,是她眼瞎,没看出她们这对狗士女早已暗通款曲。 这三年,她在监牢内里重复想,重复商量,那些看不透的事都被她想了个领会。 叔叔婶婶借着双亲双亡接过了她的扶养权,对她嘘寒问暖装腔作势接着进公司,臆造遗言,诽谤她杀人证明。二十周岁那一夜的糜乱猖獗,那些合成的像片…… 沈明月和苏浩澜联安排,让她进了监牢,在内里遭到了让人解体的“光顾”。 恨,她如何能不恨? 然而…… 她敛下了心中一切...

同桌放学把我带回家800字作文 被同学叫到家里玩300字作文

贺氏的合抵制她们沈氏多要害! 贺总明显看上这个新来的了,假如她在,还能姑且按住贺西洲。 “有什么不行的!没她莫非咱们沈氏还能崩溃不可?贺西洲说过她在沈氏就决定不妨和咱们协作了?咱们安排部还找不出一个能让贺西洲合意的安排师了?” 沈明月是被气急了! 她和苏浩澜那事被贺西洲撞见了,她内心满是膈应! 可她不许报仇贺西洲,只能迁怒到这狐狸精身上! 哪怕丢了这个协作案,她也要将这害人精给赶出去,她一看到她内心便感触不安适。总感触有些眼熟,然而却想...

学霸将遥控器开到最大 学长~能把遥控器关了嘛作文

沈晚星放下笔,抬眸看了一圈。公司安安静静的,没有多少人在加班,她将东西收拾好便下楼了,她打了车往贺家庄园的方向去。她刚走过回廊便听到了拍打水声的响动。沈晚星抿着唇,看着庄园里面孤灯点点,贺家入眠早,这个点没什么人了,只有守夜的佣人在等着。她鬼使神差地往右边走去,穿过灌木丛和藤兰的天然屏风,眼前是视野开阔的游泳池,亮如白昼的灯照着游泳池。池里修长的身影游动着。身材挺拔,碎发湿润,肌肉线条完美,腰线精壮,腰窝更是吸引眼球,就是旁人所说的公狗...

体育课和老师当着全班同学做哪个 没交作业被老师c了一节课

医院里面还真是容易见到熟人他嗤笑了一声,转身看着沈晚星审视着她。“你对苏浩澜也有兴趣么?”“小叔误会了,我只是苏副总身边带着其他女人有些好奇。”沈晚星只觉得有好戏看了,那个女人的腹部微微凸起像是怀孕了。孩子不会是苏浩澜的吧?那要是沈明月知道了,不得翻天?“你挺喜欢管闲事的。”“不是,我……”沈晚星还想要解释却被贺西洲伸手捏住了手腕,她被拉到了病房里面。她只好将心里的念头压了下去,原本还想要去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可现在只能错过这个好机会...

忘穿内裤被男同桌C我 被同桌扒开腿用震蛋器折磨

贺家发生了不少事,贺承泽的车祸并不是意外,国外暗处有不少家族对贺家虎视眈眈的。“往沈家的方向查。”贺西洲看明白了,她和沈家一定有关联。沈晚星姓沈,对沈明月天生带有敌意。若是她表面身份是个孤儿,毕业于宁大设计部,她和沈明月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是,贺总。”林原犹豫了一会儿说道,“那下周沈氏的汇报,您还亲自去么?”“再说。”贺西洲不愿在这样的小事上浪费时间,可是又想看看那女人到底能耍出什么花招。“好,那我给您的行程暂定,我先走了。”林原将工...

女班长裸体扒开两腿让我桶动态图 妺妺晚上来我房间和我做了

温芷惜兴高采烈拿着连夜写的一大沓请帖来到她未婚夫叶盛轩私人别墅这边。她跟叶盛轩是青梅竹马,更是大学同学,他们是今年才开始交往的,才交往了不过半年时间。她刚在他的卧室门口站定,就听到屋里头传来一抹熟悉的声音。“盛轩,你过几天就要跟姐姐结婚了吗,你怎么还找我啊,难道姐姐还不能满足你吗?”夏雪瑶声音娇滴滴说着。叶盛轩嗓音透着一股明显的嫌弃,“她不是想当清纯玉女嘛,那就别怪我出轨,等我跟她结婚后,我照样跟你在一起,她就只有脸蛋能看而已,身材怎么...

校花被弄到高潮喷水小说 挺进绝色校花的紧窄小肉

陆寒爵薄唇不由勾起一抹嘲笑。 从未有人如许指摘他,旁人一看到他都远而避之,唯恐不迭,唯一这个女子说他不过个性差罢了。 “哥哥,我迷途了,你带我出去吧,我好想校花。” 校花?这个名字他总听到这个小笨蛋挂在嘴边,他倒有些猎奇她是何许人物。 陆寒爵便带着温芷惜摆脱了后花圃,走到山庄的跟前。 “哥哥,我仍旧领会路如何走了,感谢你。” 温芷惜一眼就看到山庄后边的那栋小洋楼,她脸上划过一抹甜甜的笑意。 她步调轻盈往小洋楼何处走了往日。 陆寒爵薄唇勾...

污到高潮的纯肉校园小说 又污又黄的纯肉校园小说

固然我跟小建姐姐就挤在一个屋子里,谁人屋子固然没有这边那么大,但只有能跟小建姐姐呆在一道,我就称心如意了。” 小建姐姐?他仍旧屡次能这个小笨蛋口儿听到这个名字了,可见这个小建对她来说很要害。 五秒钟事后,陆寒爵的个人大夫冷夜便到达他寝室这边。 一看到陆寒爵屋里藏着一个精制美丽得犹如洋囝囝的佳人,他狠狠震动住了。 没想到陆寒爵这万年铁树果然也会着花。 “陆爷,你这金屋藏娇啊,这大佳人果然仍旧个女佣,你这口胃真特殊。” 陆寒爵脸色划过一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