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吊起来张开腿供人玩弄 被绑起来双腿打开调教

云舒会有你这样聪明?不可能!说,你到底是谁?”如果不是眼前人只有练气三层修为,他几乎以为她就是凶手。“爹,我真的是云舒啊,不信你可以考考我。”她蓦然有些明白了,一定是自己刚才那番话,推倒了她留给云正南的印象,云正南才会怀疑。于是,云正南当真问了几个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事情,云舒都一一答了出来,云正南这才收起敌意,确定云舒就是那个云舒。这一发现让云正南不知是喜还是忧,他的女儿虽然丑陋、道基又差,可脑子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笨。或许,是自己以前太忽...

在野外和三个老头做得好爽 张开腿被老男人灌满精口述

云舒会有你这样聪明?不可能!说,你到底是谁?”如果不是眼前人只有练气三层修为,他几乎以为她就是凶手。“爹,我真的是云舒啊,不信你可以考考我。”她蓦然有些明白了,一定是自己刚才那番话,推倒了她留给云正南的印象,云正南才会怀疑。于是,云正南当真问了几个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事情,云舒都一一答了出来,云正南这才收起敌意,确定云舒就是那个云舒。这一发现让云正南不知是喜还是忧,他的女儿虽然丑陋、道基又差,可脑子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笨。或许,是自己以前太忽...

宝贝乖把腿张开让我添 老头扒开粉嫩的小缝亲吻

修真学院,她云舒来了!进入练气六层,云舒并没有立即出发去学院,而是沉下心来稳定修为加学习术法。每提升一阶修为,都需要提升相应的心境与灵气,以及修习同等级的术法。心境在现在这个浮躁的修真界已经被大家逐渐遗忘了,而且这个东西要靠领悟,即便是云舒有手镯这样的作弊器,也是不可能有捷径的。至于灵气,她就只能努力吸收灵石了,现在不是省钱的时候,她明白巩固境界增大体内灵气储存最重要。最后就是术法,由于时间关系,她只来得及学习了三个练气六层的术法,其余...

快用力我要高潮了公嗲 爽⋯好舒服⋯宝贝…翁公

许文静与翁公二人果真端端站在里头。一个面色潮红,一个脸色却阴沉得如锅底一般。而谈心雨:“……”“Nancy小姐,你是故意的吗?!”许文静显然也看到了外面站着的谈心雨,一时间脸色血色瞬间消退!骤然被人撞破这种事,许文静的脸色当然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的了,“你难道没看到门外挂着正在维修的牌子?为什么还要故意闯进来?”许文静本就对眼前这个Nancy很不喜欢,本想借着迟到的事给她一个下马威的,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就算了,此时竟然还被她撞破这么尴尬...

老头抱着我肥大的双乳吸 双乳被一左一右吃着的小说

谈心雨刚想开口道谢,毕竟人家也实在的帮过自己一次。就听见陆长枫的声音传了过来,“平常Nancy小姐不是很能说?”“这会儿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我倒有些看不懂了……”???谈心雨突然觉得眼前的男人还是那么碍眼,就算是帮过她,非要这么说才行吗?还是说这狗男人不怼她就不会说话了!“陆总,我只是一个研发中草药类型护肤品的小透明。”谈心雨顿了顿,故意挑了挑眉头,“又怎么会有那么多心眼呢?”这一顿话,着实让陆长枫皱了眉头。这是夸他还是骂他?陆长枫并不...

男主床戏真进去了H 男男主拍床戏直接做的H文

谈心雨翻开小星星的衣服一看,瞬间吓得不轻。身上长满了红点点,一看就知道是过敏了,虽然谈心雨行动不便,却还是以最快速度出了门。一路到医院,谈心雨抱着怀里已经开始发烧的小星星,内疚不已。医院门口,谈心雨抬眸刚好撞上一对熟悉的眸子。两人皆是一愣,谈心雨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开口,“陆总,帮我把孩子抱进去,可以吗?”全然没了平日里的神色,只剩下一个母亲的请求。陆长枫这才看清楚谈心雨怀里的小人儿,赶忙一把接过来,看着小星星满脸通红,陆长枫的心也不由得...

拍戏时滑进去了 h爽文 拍床戏不小心滑进去h文了

谈心雨赶忙开口,“陆总,你这是……”不等谈心雨说完,就被陆长枫堪堪打断,“我不会哄人,所以如果你不接受我的道歉的话,那么我就一直转到Nancy小姐接受为止。”那她岂不是马上就要成富婆了?谈心雨脑子快速运转着,同时出现了两个小人,一个白天使告诉自己,怎么能这样收黑钱,另一个黑、天使却义正言辞的说,是陆长枫活该!的确是他活该!但谈心雨却顶不住了,看着转账的金额越来越大,她担心自己蹲局子!要是陆长枫转头以诈骗为由,谈心雨一想到这赶忙开口,“我...

宝宝腿分得开点才不疼 宝宝把腿抬高点就不疼了

谈心雨盯着怀里的小星星跟陆长枫聊得正欢,兀自尴尬。还好这里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他们是父子的事实!陆长枫把母、子俩送到小区门口,却不急着让他们下车,反而转过头来对谈心雨开口。“我记得你好像还欠我一个人情?”谈心雨这才想起来,也是上次小星星过敏,陆长枫帮的忙!“你想要什么?”陆长枫很是认真的开口,“我跟你儿子刚好都同样喜欢模型车,以后每个星期天,我可以借用小星星两个小时吗?”借用?谈心雨刚想吐槽用词不恰当,却在下一秒马上反应过来。“不行!”“...

学长~能把遥控器关了嘛作文 不要..把遥控器关掉

林蔓笙推门,笑得得体,走了进去。办公室里,简直一尘不染。也极安静。林蔓笙不知不觉,就提起了心。走到办公桌前,她感激的笑道:“金钥匙信贷公司过去给您造成的困扰,之后就由我负责解决,感谢您给了我这次见面谈话的机会。”男人还在低头看文件,签字,那双握钢笔的手,纤细,却又饱满,看着就赏心悦目。可是他的脸色,却很冷淡。林蔓笙将传说中的顾西辞形象,渐渐和眼前这个男人对上了。冷漠,处理事务极其冷静,似乎不会有额外的情绪波动,让人难以靠近。“坐。”他冷...

同桌带我回家日了我作文800字 上课同桌的手一直在作文500字

林笑笑尴尬在当场,试图挽回,“顾总,您不记得我了吗,我还去过你的家,给你杀过鱼的。”林笑笑一门心思都放在发光耀眼的男人身上,根本没有看见还在观察她的林蔓笙。林蔓笙拉着小奶包站在不足两米外,低头小声嘀咕:“大男人杀鱼都要个娇滴滴的女人上门服务,便宜干爹地好认,可你防不住有什么特殊癖,比如恋童癖……”小奶包也是面色一惊,惊得是帅叔叔这招惹女人的频率这么高,比傅南淮还高出几倍。林蔓笙还没来及继续给小奶包洗脑呢,人就已经撒开丫子冲过去,完全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