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 三个老头捆着躁我一个

娇妻擦汗的手终于彻底地停了下来。她转眸,目光复杂地看着墨沉域。“所以你根本不必那么急着回来,更不需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娇妻咬牙,刚想开口说什么,苏少坤已经连忙过去开始打圆场,“墨先生,小柠这也是怕你吃不到早餐。”“您别见怪啊,她从小在乡下长大,有些事情看的不是那么通透,您多担待。”“叔叔!”娇妻咬牙,她并不觉得自己做的错,所以也受不了叔叔在墨沉域面前低三下四。“小柠,要听话!”苏少坤深呼了一口气,“你以后是墨家的太太,不能这么冒冒失...

娇妻销魂的交换经历 娇妻第一次交换详细经历

白渠心底便觉得这个扎他飞镖的人必然是个只敢躲在暗处的怂货,所以出口的话越来越难听。“别他妈躲在暗处不敢出来,怂包么?”四周的环境寂静了几秒。又是“咻”地一声,一枚飞镖直接飞过来,扎在了白渠的下巴上,疼得他直接哀嚎了一声。“嘴巴太脏,该打。”一道沉静的少年音响起。娇妻抬起头,下意识地循声看去。只见一个看上去十二三岁的白衣少年正步履淡然地推着一个轮椅过来。轮椅上坐着的男人眼睛上蒙着黑绸,整个人看上去冷傲又锋利。“一个瞎子,一个小孩,就敢这么...

交换娇妻高潮呻吟不断 娇妻在交换中哭喊着高潮

娇妻站在原地,双手死死地绞在了一起,整个人都陷入了纠结中。“我以前占过小柠的便宜,还差点……”一身藏白色运动装的不言皱眉,一脚狠狠地踹到了白渠的身上,“快说!”“小柠上高中的那一年,我趁着舅舅家只有小柠在家,我就……”“够了!”白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娇妻狠狠地打断。她转头看着墨沉域,“你到底想做什么?”摆出一副为她出头的样子,把白渠弄成这样,然后来让白渠亲口描述当初是怎么欺负她的?“看来那件事对你的伤害真的很大。”墨沉域打了个哈欠,冲着...

老板和秘书办公室全过程 在办公室被C到高潮

秘书抱着一个略显沉重的快递箱子,敲开总裁办公室的门。“总裁,您的包裹。”“嗯!”顾亦琛应了一声,依旧低着头处理文件。“总裁,送快件的人说,让您收到包裹后,就拆开,有问题可以及时退货。”顾亦琛抬眸,凛冽的眸光,凝着几分不悦。秘书立马低下头,完全不敢对视。顾亦琛看了一眼包裹,手情不自禁的伸了过去,好像这个包裹有什么魔力一般。箱子打开,里面躺着的小男婴,吓了他一跳。好似听到动静,小男婴睁开眼,冲着顾亦琛咧嘴笑了起来,四肢不安分的舞动着。好似见...

口述二个男人躁我一个 多男调教一女折磨高潮文

叶陌歪着脑袋,打量的看着他,灵动的眸子,满是疑惑。顾亦琛露出少见的笑容,大步离开。可是……妈妈呢?叶陌话还没说出口,顾亦琛已经不见身影。想着哥哥的嘱托,叶陌决定自己找妈妈,一边朝着顾亦琛刚刚走来的方向走去,一边打着电话,可电话却是一直处在无人接听的状态。……顾亦琛离开后,办公室门口就只剩保镖看守。不一会儿,顾默顶着一副很可爱,又很是违和的冰山脸走了过来。“少爷好!”两个保镖恭敬的向顾默行礼。顾默冷冷的看了一眼保镖,推门便要进,却被保镖拦...

被好几个男人做得好爽 口述我被多p高潮的经历

叶彤便围上围裙,“小陌,晚上想吃什么?你最爱的炸酱面怎么样?”“好!”对不太会厨艺的妈咪来说,面食是唯一吃了不会出事的食物。叶陌和叶诚从来不会有太高的要求。叶彤笑着进了厨房,不大一会儿,便做了两大碗炸酱面出来。正好这时,叶诚也在助理的护送下回了家。“妈咪,我回来啦。”叶彤迎上前,给了他一个爱的抱抱和亲亲。“诚诚,你今天简直太棒了。”叶彤虽然遗憾的没有到现场,但助理发来了视频,看着诚诚精彩的演奏,她为之骄傲。“饿了吧,我做了炸酱面。”“谢...

两根粗大一前一后好深好爽 两根同时挤进好深啊哦

叶彤冷嗤一声:“你放心,你就是不说,我也会离开江城的,用不着让你来赶我。”“叶!彤!”顾亦琛咬牙切齿,一把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叶彤怒斥:“顾亦琛,你要干什么?我都说要离开了,你还不满意。”“叶彤,你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吗?你不要以为,我不会对你怎么样。”顾亦琛紧紧的抓着她的衣领。面对他的满腔恨意,叶彤早已经心痛到麻木。手机铃声响起。顾亦琛一把将叶彤推开,踉跄一下,叶彤撞到了身后的桌子上,腰正好顶在桌子角上,本就腰不好的她,这一下让她感觉腰椎...

站着被前后夹击高潮 强行扒开双腿上高潮

叶陌的心思要比叶诚细腻。这也是叶彤时常将小陌大暖男挂在嘴边的原因。“需要我做什么?”叶诚妥协。他也是深知妈咪对顾默的思念,至于大坏蛋做的事,暂时先放一边。“顾默不知道我们住哪儿,我一会儿将这里的定位发你,明天早上九点的时候,你来接他一下,我会代替他在顾家,以免那个大坏蛋知道,到时候又找妈咪的麻烦。”叶陌将计划说了一遍。“好!”叶诚应下。楼下,顾默快速的将一碗饭吃完,然后起身到厨房,重新拿了碗筷,乘了饭,夹了菜,便回了房间。顾亦琛看着他的...

两根巨大一前一后挤进小说 两根一前一后同时撑满小说

海湾别墅“在玩什么?”顾亦琛好奇的走过来,小默可是从来都不玩电脑的,今天怎么还玩起游戏来了?而且还是这么的熟练。看来对儿子,他还是了解的太少了,心中不禁又自责起来。“一款新的竞技游戏。”顾亦琛瞪大眼睛看着叶陌,宛如自己出现了幻觉。一向懒得理会的顾默,今天竟然回答他问题了。顾亦琛过激的反应,让叶陌错愕。难道是自己表现出了问题?回忆顾默的模样,应该是自己不够高冷。叶陌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在看到顾默又板起一张脸时,顾亦琛确定刚...

口述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厨房里我扒了岳的内裤

本日简心刻意着了一席赤色长裙,她下巴微扬满眼傲气,像极了一枝不行侵吞的罂粟,她贴着扶手碎步轻挪,颇有大师闺秀的气质。 叶宁美见此几不看来的眯了眯缝,真是风趣,平常里看似薄弱的家猫竟是只狼子野心的乳虎。 简心刚才仍旧在楼上看了长久,叶宁美是个城府多深的老狐狸,本人领会得很。丈母女如许夸口风.骚,叶宁美定是在心地格外鄙弃的。比之本人,估量叶宁更腻烦暂时的岳。 然而……究竟岳身上带着的珍贵资源,非要强选,叶宁美定会先将她简心停止。 “叶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