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的大满足了小雪 爽⋯好舒服⋯快⋯翁公小雪

就听见院外传来微不可查的脚步声,不由一弹指间,抹去了画面。不多时,敲门声响起,白玉谦打开门,发现是学院院长的贴身下人。“白长老,院长大人说有要事相商,还请马上过去一趟。”白玉谦点点头,问道:“知道是什么事情吗?”心下却有了猜测。那人恭敬地答道:“似乎是有关十年一次学生修为检测的事情,您也知道,还有不到一个月又满十年了,学生们这一期学了什么总得有个检验的。院长这次相邀,八成是请各位长老帮忙出检测试题呢。”“我明白了,带路吧。”白玉谦依然和...

被吊起来张开腿供人玩弄 被绑起来双腿打开调教

云舒会有你这样聪明?不可能!说,你到底是谁?”如果不是眼前人只有练气三层修为,他几乎以为她就是凶手。“爹,我真的是云舒啊,不信你可以考考我。”她蓦然有些明白了,一定是自己刚才那番话,推倒了她留给云正南的印象,云正南才会怀疑。于是,云正南当真问了几个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事情,云舒都一一答了出来,云正南这才收起敌意,确定云舒就是那个云舒。这一发现让云正南不知是喜还是忧,他的女儿虽然丑陋、道基又差,可脑子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笨。或许,是自己以前太忽...

在野外和三个老头做得好爽 张开腿被老男人灌满精口述

云舒会有你这样聪明?不可能!说,你到底是谁?”如果不是眼前人只有练气三层修为,他几乎以为她就是凶手。“爹,我真的是云舒啊,不信你可以考考我。”她蓦然有些明白了,一定是自己刚才那番话,推倒了她留给云正南的印象,云正南才会怀疑。于是,云正南当真问了几个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事情,云舒都一一答了出来,云正南这才收起敌意,确定云舒就是那个云舒。这一发现让云正南不知是喜还是忧,他的女儿虽然丑陋、道基又差,可脑子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笨。或许,是自己以前太忽...

被老头添日出水舒服 玉米地被老头添的好爽

云舒叹息一声,果然这样好看又厉害的男人她只能远远观望,不可靠近啊。“对了,这位小姐是?”忽然,白玉谦走到云舒身边停住了,云舒心跳加速,几乎要跳出来。云翔意外地看了云舒一眼,解释道:“这是晚辈孙女,叫云舒,当晚就是她先发现那魔修的。”说起来他也觉得不可思议,原本被视为废物的人,居然顷刻间就颠覆了大家的认知。白玉谦似乎对云舒很感兴趣,依旧淡淡地笑着:“真让人意外,不知能否请云舒小姐一同前往花厅,说一下当晚的事情。”“当然可以啊,云舒,你就跟...

老头扒开粉嫩的小缝亲吻 色老头吮她的花蒂

修真学院虽说每年年底都有半月休假,但云舒那会儿作为云家最不起眼的人,自然是没资格与云天赐这样的家族骄傲一起玩的。好几年不见,也不知道对方还认不认识她。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她的任务马上就能完成,管那么多做什么?半柱香时间不到,那名修士就回来了,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俊俏的修士,修士身着海蓝色道袍,丰神如玉,正是云舒的堂兄云天赐。“就是那个小女孩带着云家的传信符找你,你去看看吧。”那名修士抬了抬下巴,看着云舒给云天赐解释。云天赐道了声谢,转眼...

宝贝乖把腿张开让我添 老头扒开粉嫩的小缝亲吻

修真学院,她云舒来了!进入练气六层,云舒并没有立即出发去学院,而是沉下心来稳定修为加学习术法。每提升一阶修为,都需要提升相应的心境与灵气,以及修习同等级的术法。心境在现在这个浮躁的修真界已经被大家逐渐遗忘了,而且这个东西要靠领悟,即便是云舒有手镯这样的作弊器,也是不可能有捷径的。至于灵气,她就只能努力吸收灵石了,现在不是省钱的时候,她明白巩固境界增大体内灵气储存最重要。最后就是术法,由于时间关系,她只来得及学习了三个练气六层的术法,其余...

他用嘴让我高潮五次 他用舌头给我高潮嗯啊

一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艰难的爬上了最高的台阶,双手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散出来。抬头望着雄伟的大殿,看着匾额上“凌烟寺”三个大字,一脸喜悦:“我的个亲娘啊,总算上来了,累死我了。”草儿忙上前搀扶着:“小姐,要不休息一下再进去吧!”夏过摇摇手:“不,不用了。我们得赶紧把柳岩祉那小子给带回去成亲。”直起身子朝寺庙里走去。暗自在心里感叹着:黄婳婇,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你好生生的寻什么死,这个男人真的这么重要...

快用力我要高潮了公嗲 爽⋯好舒服⋯宝贝…翁公

许文静与翁公二人果真端端站在里头。一个面色潮红,一个脸色却阴沉得如锅底一般。而谈心雨:“……”“Nancy小姐,你是故意的吗?!”许文静显然也看到了外面站着的谈心雨,一时间脸色血色瞬间消退!骤然被人撞破这种事,许文静的脸色当然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的了,“你难道没看到门外挂着正在维修的牌子?为什么还要故意闯进来?”许文静本就对眼前这个Nancy很不喜欢,本想借着迟到的事给她一个下马威的,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就算了,此时竟然还被她撞破这么尴尬...

爽⋯好舒服⋯宝贝…翁公 翁公好猛好紧好硬使劲好大

在小区门口刚好撞上加班才回来的蒋青青。蒋青青挤眉弄眼的看了看这两大一小,语气暧昧不已,“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谈心雨为了避免尴尬,只得赶忙跟白明浩告别。“少来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说到这,蒋青青这才正常了不少,走过去牵起小星星的手,若有所指的开口。“我当然知道了,只是今时不同往日,喜欢又不能当饭吃!”“我看人家学长就挺好的!”“……”小星星也在一旁附和着,“浩浩叔叔人又帅,虽然赚钱能力一般,但是总比那个臭叔叔好吧?”一提到翁公,谈...

老头抱着我肥大的双乳吸 双乳被一左一右吃着的小说

谈心雨刚想开口道谢,毕竟人家也实在的帮过自己一次。就听见陆长枫的声音传了过来,“平常Nancy小姐不是很能说?”“这会儿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我倒有些看不懂了……”???谈心雨突然觉得眼前的男人还是那么碍眼,就算是帮过她,非要这么说才行吗?还是说这狗男人不怼她就不会说话了!“陆总,我只是一个研发中草药类型护肤品的小透明。”谈心雨顿了顿,故意挑了挑眉头,“又怎么会有那么多心眼呢?”这一顿话,着实让陆长枫皱了眉头。这是夸他还是骂他?陆长枫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