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和女主拍床戏假戏真做的h文 假戏真做拍裸戏被强迫小说

陆长枫若有所思的模样,引得谈心雨险些咒骂出声来。真是一点都没冤枉他,资本家都不是什么好人!尤其是他这种外表长得人模狗样的,其实内心还不知道憋着什么坏水!谈心雨实在走不动了,索性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休息着。陆长枫也不急不催,就这样站在一旁等着她,一副我有耐心的模样。“陆总,你不陪着许总监,来监督我,你就不怕她吃醋?”谈心雨一边喝水,一边恨恨的想恶心他一下!却没想到陆长枫一脸坦然,默了默开口,“她吃醋跟我有什么关系?”这石锐有谁不知道许文...

男主床戏真进去了H 男男主拍床戏直接做的H文

谈心雨翻开小星星的衣服一看,瞬间吓得不轻。身上长满了红点点,一看就知道是过敏了,虽然谈心雨行动不便,却还是以最快速度出了门。一路到医院,谈心雨抱着怀里已经开始发烧的小星星,内疚不已。医院门口,谈心雨抬眸刚好撞上一对熟悉的眸子。两人皆是一愣,谈心雨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开口,“陆总,帮我把孩子抱进去,可以吗?”全然没了平日里的神色,只剩下一个母亲的请求。陆长枫这才看清楚谈心雨怀里的小人儿,赶忙一把接过来,看着小星星满脸通红,陆长枫的心也不由得...

拍戏时滑进去了 h爽文 拍床戏不小心滑进去h文了

谈心雨赶忙开口,“陆总,你这是……”不等谈心雨说完,就被陆长枫堪堪打断,“我不会哄人,所以如果你不接受我的道歉的话,那么我就一直转到Nancy小姐接受为止。”那她岂不是马上就要成富婆了?谈心雨脑子快速运转着,同时出现了两个小人,一个白天使告诉自己,怎么能这样收黑钱,另一个黑、天使却义正言辞的说,是陆长枫活该!的确是他活该!但谈心雨却顶不住了,看着转账的金额越来越大,她担心自己蹲局子!要是陆长枫转头以诈骗为由,谈心雨一想到这赶忙开口,“我...

宝宝腿分得开点才不疼 宝宝把腿抬高点就不疼了

谈心雨盯着怀里的小星星跟陆长枫聊得正欢,兀自尴尬。还好这里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他们是父子的事实!陆长枫把母、子俩送到小区门口,却不急着让他们下车,反而转过头来对谈心雨开口。“我记得你好像还欠我一个人情?”谈心雨这才想起来,也是上次小星星过敏,陆长枫帮的忙!“你想要什么?”陆长枫很是认真的开口,“我跟你儿子刚好都同样喜欢模型车,以后每个星期天,我可以借用小星星两个小时吗?”借用?谈心雨刚想吐槽用词不恰当,却在下一秒马上反应过来。“不行!”“...

爸爸变成老公 主动给爸爸

谈心雨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下,认真的回道,“就是说你不孝顺,大逆子,不成熟,喜欢在外面沾花惹草,做事脑子不好使,还有就是眼光不好!”“……”他还真是问了等于白问!陆长枫抬眼看了一眼后视镜中的谈心雨,“那你信吗?”这就是她编的好吗?她当然要信了!最后一秒,谈心雨还是为了钱违背了自己的良心,“其实我也不太了解陆总,所以并不关心。”她说的是实话,却眼睁睁的看着陆长枫的脸色瞬间一变。好家伙?这狗男人怎么翻脸比女人还快?谈心雨看着车的尾灯快速的消失在...

爸爸的大还是我的大呀 爸爸你太厉害了

谈心雨转过头看了一眼护着她的莫琛,摇了摇头。这回蒋青青是彻底摊上事了!不过也算是好事!陆家别墅,莫叔恭敬的给谈心雨安排了房间,又给谈心雨忙前忙后的介绍着房子结构。谈心雨突兀的打断,“那个房间谁在住?”她指的就是从前她住的房间,莫叔只看了一眼便回道,“陆先生偶尔会回来住,一直就是那个房间。”住她的房间干嘛?谈心雨皱了皱眉头,表示很是嫌弃!要知道从前就算陆长枫回去睡,也绝不会进她的房间,还会嘲讽几句“丑女人”什么的话。她倒是早就习惯了,只是...

迫不及待的想要我 他说他早就想要了我

宽敞的商务座上,林蔓笙半闭着眼,因为酒醉,整个人都在摇摇晃晃的,盯着被她双腿压在下面的男人,她又羞又恼。青梅竹马的老公,结婚一年,却从来都不肯碰她!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她足足准备了一天,可是等到半夜,老公都没回来,这让她本就紧绷的神经彻底撕裂,这才不管不顾的喝了一桌子酒。出来散心,没想到老公的车就停在商顿庄园外,车门还没锁。眼神飘忽,好不容易再次落在男人的身上,林蔓笙忍不住吞了口水,这适度的腹肌,这流畅的人鱼线,简直就是极品!不过,...

你看你的水到处都是 看你把水弄得满地都是

林一念最喜欢研究AI技术,靠着这个信念才早早学了国语,认全了字,在家庭导师的帮助下,读了很多论文,这会儿更是被实操系统给勾了魂,愣愣的跟着手握系统的人跑了过去。跟到门口时,林一念才回过神,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T1口了。想往回走,可是都已经跟到这里,不见到系统,他实在不甘心。这时,他看见手拿系统,一脸冷淡的帅大叔被一个漂亮大姐姐给拦住了路,看那熟悉的委屈又可怜的脸,林一念不禁想到了恶俗电视剧。忍不住,就是一抖。心里为帅大叔捏了把汗,顺带点了...

学长~能把遥控器关了嘛作文 不要..把遥控器关掉

林蔓笙推门,笑得得体,走了进去。办公室里,简直一尘不染。也极安静。林蔓笙不知不觉,就提起了心。走到办公桌前,她感激的笑道:“金钥匙信贷公司过去给您造成的困扰,之后就由我负责解决,感谢您给了我这次见面谈话的机会。”男人还在低头看文件,签字,那双握钢笔的手,纤细,却又饱满,看着就赏心悦目。可是他的脸色,却很冷淡。林蔓笙将传说中的顾西辞形象,渐渐和眼前这个男人对上了。冷漠,处理事务极其冷静,似乎不会有额外的情绪波动,让人难以靠近。“坐。”他冷...

能让你流污水的作文 同桌用笔放我那里作文

林蔓笙钻出那怀抱,想回头打个招呼,可一扭头,就发现顾西辞已经走了过来。她抓着钥匙,很紧张。这深更半夜的,顾总过来,难道……“明天去哪,我送你。”林蔓笙的脸,在一瞬间,变得很黑。顾西辞还没开口,可是回答他的,是瞬间被林蔓笙验证过指纹和密码,又被重重摔上的门。翌日。林蔓笙在门口见到顾西辞时,他正从旁观的公寓里出来,手里还拿着迈巴赫的车钥匙。这……他俩邻居?她怀疑顾总居心叵测,顾总昨晚羞辱她,也是同等对待她,而不是故意的?“呀,帅叔叔!”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