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欠c了 体育老师c了我一节课作文渺渺

渺渺知道自己这次确实冒昧了,便赶忙道:“对,对不起啊!权先生,我没想到……”

越来越欠c了 体育老师c了我一节课作文渺渺

渺渺的认知里,这个没有妈妈的解释,其实就等于小团子的妈妈已经不在人世了。

体育老师脸色缓和了一下,这才道:“小宝从小没有母亲陪伴,看的出来他很喜欢你,如果方便的话,我还是希望李小姐可以陪小宝一段时间。”

“至于报酬的问题,我会让你满意的。”

体育老师的态度很诚恳,这让本就容易心软的渺渺,根本说不出来拒绝的话。

而且小团子没有了妈妈,而她找不到自己的孩子。

一个缺乏母爱,一个母爱无处安放。

怎么看,她和小团子都很有缘分。

更何况,渺渺心里还有一点点小小的私心。

她帮体育老师做事,工资还翻倍,这样的话,母亲就可以尝试更多的新式治疗。

渺渺想明白后,轻声道:“如果权先生觉得我能够帮助小宝的话,我可以帮您带一阵时间。只不过,我每天白天还要去上班……还有,这个我不能收。”

渺渺从口袋里掏出来支票,刚递到体育老师身前,却被体育老师推了回去。

“这是给你的,拿着。”体育老师打断了渺渺的话。

“工作的事,我可以给你安排长假。”

看男人态度坚决,渺渺也就不再讲支票的事,反正她只要把这钱花在小团子身上就可以了。

可她不能闲着啊!

“我想保持现状,权先生,我不想跟社会脱节。”

她其实就是告诉体育老师,她不想整天宅在家里做照顾孩子的家庭主妇。

体育老师点了点头道:“没问题,小宝白天本来就会去上学!”

“合作愉快!”

体育老师伸出手来,渺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握了下去。

还好,暂时不会跟小团子分别了。

一旁的小白歪着脑袋看了看两人,最后有样学样的将爪子搭在了体育老师的裤脚上。

小团子今晚格外的精神,一直玩到晚上十二点,才有了一点困意。

渺渺抱着他回卧室睡觉,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体育老师已经准备离开。

“小宝就麻烦李小姐了,我也该回去了。”

渺渺看了眼时间,这会都快要凌晨一点了。

大晚上的,开车也不安全。

就在体育老师握住门把手准备离开的时候,渺渺弱弱的道:“那个……权先生,这么晚了,开车视线也不好,要不你再在沙发上凑和一下?

渺渺有些扭捏……

体育老师却连客套的话都没有,嘴角微微上扬道:“那就麻烦你了。”

呃……渺渺有种被骗了的感觉!

说好的高冷霸道总裁呢,怎么随意留宿别人家?

第二天一早,渺渺醒来的时候,小团子已经不在她怀里了。

这可把她吓了一跳,小家伙跑哪里去了?

她穿着睡衣,蓬头垢面的就急匆匆的拉开卧室门,就看到了餐桌前的小团子。

“妈咪,你醒啦!”小团子这会手里正拿着一个糯米球,咬了一口,糯米拉出来长长的丝,看起来分外诱人。

而厨房里,隐约有一道身影正在忙碌。

渺渺看着餐桌上已经摆上了丰盛的早餐,她低声问道:“小宝,这些早餐?”

“爹地做的,虽然爹地脾气差爱耍帅人也长的一般般,但是做饭可真的很好吃哟!”

小团子拿着一个南瓜饼,往渺渺的手里塞。

“妈咪快吃!”

“谢谢小宝。”

看着唇红齿白的可爱小团子,渺渺突然有了种家庭圆满的归属感。

她咬了一口南瓜饼,酥软甜糯,香味醇厚,真的很好吃。

就在她大快朵颐的时候,厨房门被推开了。

体育老师端着两碗粥走了出来,看到渺渺这幅乱糟糟的模样,眼神中闪过一抹惊讶。

“醒了?”

“嗯,谢谢你的早餐。”渺渺轻声道。

“喜欢就好。不过……”体育老师迎着渺渺好奇的目光,淡淡的道:“你昨晚钻鸡窝了吗?”

渺渺这会真是无地自容,自己怎么忘了,她还没洗漱就跑出来了啊!

“不,不好意思,权先生,我,我……”渺渺眼看着解释不清楚,干脆直接跑进了卫生间。

小团子抬眸白了一眼体育老师:“你又欺负妈咪!”

“你应该称呼我爸爸!”

“哼!”小团子又咬了一口糯米球,进入傲娇模式。

一刻钟后,渺渺从卫生间里出来,回卧室换了套衣服,这才觉得自己有了底气和自信,坐在了体育老师的对面。

体育老师不经意的看到她这个样子,眼里忍不住闪过一丝笑意。

小团子吃饭不老实,总是会东张西望。

这在权家,在老爷子的娇惯下,已经成为一种常态,体育老师也不在意。

而渺渺,则是耐着性子,一次次的跟小团子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一直到小团子规规矩矩的坐在桌前吃饭。

这让体育老师很是震惊,也不由的心生幽怨。

要知道,小宝的这个习惯,他不是没想给他改掉。

但不管你说多少遍,嘴皮都快磨破了,这混世小魔王都不带理你的。

谁能想到,权家的第一号刺头,现在竟然会变得这么听话。

吃过饭后,体育老师送小团子先去上学,因为渺渺的上班时间,被这个男人擅作主张的推后了一个小时,所以她可以一起过来送小团子。

学校门口。

“到学校了,小宝,下车吧!”体育老师说道,

但以往还算自觉的小团子,这会却紧紧的抓着渺渺的手,不肯松开。

“妈咪,你可不能走啊!”

渺渺哭笑不得,安慰道:“小宝乖,等我下班就来接你好不好?”

小团子眼眶红红的,眼泪都快落下来了:“小宝想让妈咪送……”

渺渺只能牵着他的手送到幼儿园门口,亲自交到老师的手里。

直到快走到教室门口,小团子还一步三回头,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

第一次见到女人送小团子,幼儿园老师好奇的问道:“子皓,今天怎么不是你爹地来送你了?”

“爹地在车上,送我的是妈咪!”小团子收起眼泪,骄傲的挺起胸膛。

另一边,体育老师把渺渺送到了她公司楼下。

“麻烦权先生了。”渺渺道了谢,就准备要下车。

“等下。”可刚打开车门,体育老师就叫住了她。

渺渺疑惑的看向体育老师。

就见体育老师迎着阳光,微微一笑:

“不知李小姐有没有兴趣当小宝的妈妈?”

“啊?”渺渺大脑瞬间短路,完全懵了。

“这个,这个……”渺渺慌乱的抓着车门,有些不知所措。

她虽然喜欢小团子,可是那也是小团子,跟体育老师没什么关系。

虽然说这个男人多金帅气,可是大家相互之间,根本就不了解……

体育老师看着渺渺慌张的模样,嘴角的笑意愈发明显。

“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

“好,好,我知道了……”

渺渺仓皇的去了公司,心绪复杂。

如果当年,她能碰到他,那是不是……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立刻被渺渺否决掉了。

人生本来说就残酷又现实的,哪有那么多的如果。

渺渺刚进公司,从前台到公司的每一个部门,路过的人只要看到她,都很恭敬的打招呼。

不过那眼神里,都是满满的好奇。

这让渺渺浑身不自在。

终于到了工位上坐下,她旁边的同事兼好友王洋,立刻挪动转椅凑到她身边。

“诗琪,你老实交代,什么时候搭上权家这条大船的?”

渺渺这才明白了刚才大家的眼神,为什么那么奇怪。

“如果我说前天跟权家小少爷只是第一次见面,你信吗?”渺渺一脸认真的解释。

王洋撇了撇嘴:“你说我信不信?就见了一面,权家小少爷会为你出头,还跟你回家?那权总还会第二天帮你请假?”

这种关系,不是一家人,根本不可能的好吧!

“是真的,我跟权总也是因为那小团子,才认识的。”

“好了,好了,不想说就算了,我不问了还不行!”王洋认定了渺渺没有说实话。

她让渺渺打开工作邮箱,说有惊喜给她看。

渺渺虽然不知道王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还是打开了邮箱。

第一封邮件,赫然就是人力资源部发送给全公司的晋升邮件。

渺渺成了策划部的总监,而郁瑶,则是调任运营部经理。

策划部负责策划,运营部负责市场推广,所以严格来说,渺渺还是要归郁瑶管辖的。

“惊喜吧?意外吧!我可跟你说,你现在可是领导了,周末必须做东好好庆祝一下!我心水一家网红餐厅很久了!”

渺渺笑了笑,想到了那个男人,还真是抱上了大树。

“行,只要别超过50块钱,咱们还是好闺蜜!”

“你这抠门……”

王洋刚出声,一道阴郁的声音就从门口传了过来。

“王洋,明天要推广的建达策划案,你做好了吗?检查都没问题了吗?”

渺渺抬眸,对上了郁瑶阴沉的视线。郁瑶的话,何尝不是给她一个下马威。

提醒渺渺,即使她已经不在策划部,也照样能管辖策划部。

王洋立刻缩头回了工位,这两个大佬神仙打架,一个不小心,就能把她拆了啊!

郁瑶走到渺渺的工位前,阴阳怪气的道:“李总监,现在方便和我交接一下工作吗?”

“好。”渺渺深知言多必失的道理,所以直接起身。

进了总监办公室后,渺渺就看到了满地的纸屑,桌上更是乱七八糟堆了很多文件,而地上有个大收纳盒,各种资料堆得满满的。

“这里面就是公司这些年来的策划案,你可以整理看看。最近的策划事宜你也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请在这个岗位上用心工作,盛世不是权氏,没有免费养你的义务!”

“哦。”

渺渺清淡的话,让郁瑶感觉自己是一锤砸在棉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