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在车里㖭女生的小兔兔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男生在车里㖭女生的小兔兔一般指的是男生在车里和女人做那个事情的时候,㖭女人前面胸部的意思。个感觉真的会很刺激的意思。这里小兔兔就是女人的咪咪。

男生在车里㖭女生的小兔兔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沈柏梅风风火火的冲进来,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的一幕震惊的哑了。


新任总裁确实是比想象中还要帅N倍,可是他为什么抱着言晚?两人看起来那么亲密,简直就是要……


霍黎辰俊脸沉了下来,嗓音里透着怒火。


“滚出去。”


沈柏梅吓得浑身一抖,这才回过神来,慌慌忙忙的出去了。


趁着这个空隙,言晚急忙的从霍黎辰的怀里钻了出来。


她脸颊通红,心慌意乱的和霍黎辰保持着最远最安全的距离。


“霍先生,尺寸已经量完了,我可以走了吗?”


霍黎辰脸色不是太好,看着言晚的目光格外复杂。


虽然没有摸到,也没确定,可是抱着她的时候,他却也不厌恶那种感觉。


言晚被霍黎辰看的心慌,生怕他又再要求她继续做那件事了。


她咬了咬牙,也不等霍黎辰同意了,就朝着外面走。


“我先走啦。”


快速的离开了办公室,言晚径直的就走向了电梯,像是逃似的要离开这层楼。


“言小姐,等一下。”


电梯正要关上的时候,卫七跑了过来,按了一下开关又将电梯打开了。


看到他,言晚就不由自主的想到霍黎辰,顿时有些不安。


他不会反悔了,又不让她走了吧?


言晚站在电梯里没出来,“卫助理,有什么事吗?”


“这是先生让我交给你的资料。”


卫七将一叠厚厚的资料递给言晚。


这应该就是霍黎辰说的他的穿衣风格和喜好了,不过,看起来真的有点多啊,这男人果然很贵毛。


言晚心里吐槽,却还是微笑着将资料接了过来。


卫七却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一只脚站在电梯入口,让电梯不会关上。


他很公式化的开口,“先生说,让你今天看完之后,明天就给出设计概念。”


“明天?”


言晚惊讶极了,这么多资料一天看完就算了,还要给出设计概念,这不是为难人嘛?


“卫助理,你给霍先生说说,设计是很复杂的,明天给不出来。你让他再多给点时间。”


“我也不是这行的专业,我说了先生也不会理的。”


卫七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先生也说了,如果你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亲自找他谈,他都会考虑的。”


“不用,不用了。”


言晚想也不想的拒绝了这个提议,她宁愿熬夜加班,也不要主动去找霍黎辰。


求他帮忙,还不知道要发生点什么呢。


“那,言小姐慢走,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找我。”


卫七退出电梯,礼貌的给言晚按了电梯的关闭键,这才又去了总裁办公室。


霍黎辰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杯红酒,时不时的抿一口。


他的脸色不是太好, 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随后,他吩咐道:“去查一下,言晚那晚在尚品酒店发生的事,我要巨细无遗的资料。”


查言晚?


卫七疑惑了片刻,便立即想到了什么。


难怪先生会突然收购这家公司,竟然为的就是言晚,那不是说言晚很有可能就是那晚的女人?


如果真的是她,从她身上开始查,就会更容易查到了。


“我立即去办。”


卫七顿时来了精神,走出去安排了。


言晚回到设计部,就发现气氛有些不一样,同事们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


不过她糊了的作品却成了第一,就算是她自己也不觉得正常。


她也没有打算解释,再者,关于霍黎辰的这件事情,她也根本不知道怎么解释。


等过几天热度退下来人们不关注就好了。


言晚没有再理会,回到自己的座位就争分夺秒的开始看资料,明天就要交出梗概,她现在的时间非常紧张。


可她还没看一会儿,面前的桌上就拍来厚厚的一叠资料。


沈柏梅趾高气扬的看着言晚,“去把这些资料都复制三分,顺序全部整理好。”


这一叠资料很多,而且顺序全都是错乱的,她要弄完,得花不少时间。


言晚皱了皱眉,拒绝道:“我现在有其他事要忙,先让别人弄吧。”


沈柏梅顿时不高兴了,高声的训斥。


“言晚,你以为靠不正当的手段得了这次的第一,你就不一样了嘛?我告诉你,你一天没有升职,你就还是设计部的新人,这些杂事都是你应该做的。


你要是不做,就准备收拾东西走人。”


这次的竞争结果,让设计部大多数设计师都不高兴,沈柏梅更是首当其冲。


要是她借此机会将言晚开除了,她这么久的辛苦都白费了。


言晚咬了咬牙,将那叠资料抱起来。


“我现在就去做。”


沈柏梅看着言晚的身影,眼神无比的恶毒。


她恶意的说道:“复印完了,再来我办公室拿,还有很多。”


沈柏梅这是铁了心要整她。


言晚气的跺脚,只想将怀里抱着的这一堆东西给扔了。


可最终,她只能认命的走到机器前去复印。


这一耽误就是大半天,等言晚终于搞定了这些事情,就快到下班时间了。


她看着霍黎辰给的那一堆资料,揉了揉太阳穴,最后决定,加班。


偌大的设计部里,到处的灯都熄了,此刻只有言晚的办公桌亮着灯。


她一只手翻着资料看,一只手拿着笔记要点。


神情专注而又认真,似乎还有点小焦躁。


霍黎辰走进设计部,一眼就看见了灯下的言晚。


四周一片黑暗,她在灯下,显得格外的耀眼。


他幽深的眼底掠过一抹暗芒,随即朝着她走去。


“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安安静静的地方,突然有人出声,把言晚吓了一跳,身子一歪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男人立即上前一步,眼疾手快的揽住她的背。


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言晚这才看清他那张英俊至极的脸,竟然是霍黎辰。


他的手臂贴着她的背,有力而又滚烫。


言晚心跳微乱,随后便回过神来,连忙撑起身子从他怀里爬起来。


她往后退了两步,和他拉开了些距离。


“霍先生,我加班呢。”


见言晚警惕的模样,霍黎辰眼底略过一抹不悦。


他沉声,“你不用加班。”


“可是我时间不够……”


言晚说到一半,突然想到什么,看着霍黎辰的目光亮了两分。


她满是期待的说道:“霍先生,你的意思是给我宽限两天时间吗?”


“你提的要求我可以答应,但是,你也要答应我的条件。”


霍黎辰目光幽深的看着言晚,在黑暗中,染着几分侵略性的光芒。


言晚感到有些不安,试探性的问了句。


“你的条件是什么?”


“配合我,做完昨晚的事。”


霍黎辰淡然开口,语气中却透着势在必得的坚决。


果然又是这件事呢,言晚心里的那丝侥幸破灭了。


她望着霍黎辰,倔强的说道:“霍先生,我一定会在明天将梗概交给你的。”


说完,言晚也不敢多看霍黎辰,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东西都收了起来。


“我就先下班啦,明天见。”


不敢和霍黎辰在同一个空间多呆,言晚抱着包包以最快的速度溜了。


言晚走出公司大厅,却意外的看见了豆大的雨水一颗接着一颗的往地上砸。


大风夹着雨水,一个劲儿的往她身上吹。


言晚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连忙朝着外面看,可却一辆出租车都没看见。


这么恶劣的天气,想必出租车司机也收工回家了。


而公司的同事也都走了,她又没人蹭伞。


她现在只有淋着雨跑去几百米外的地铁站……


犹豫了一会儿,言晚看着面前哗啦啦的大雨,咬了咬牙,鼓起勇气就要朝着雨里冲。


这时,一辆限量版的高定兰博基尼停在了她的面前。


后车窗缓缓的降下来,露出霍黎辰那张英俊的让人窒息的脸。


他看着她,薄唇微张。


“上车。”


言晚站着没动,有些犹豫,现在能搭顺风车是最好的,可她不是很敢坐霍黎辰的车啊。


霍黎辰抿了抿薄唇,看着言晚的视线透着几分危险。


“怎么,我看起来很吓人?”


“不是。”


言晚连忙否认,就算是吓人她也不敢当着他的面说啊。


她纠结了下,朝着车走去,“那麻烦你啦。”


上了车,言晚身上湿淋淋的,一下就将座椅打湿了许多,她脸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


她尽量的靠着车门,“有没有纸?“


霍黎辰坐在另一侧,高大的身躯将车厢衬的格外狭小。


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张洁白的毛巾,随手扔给言晚。


“谢谢。”


言晚连忙接过来,将她打湿的座椅擦干。


见她的动作,霍黎辰眉头微皱,又拿了一条毛巾递给言晚。


他沉声说道:“把你身上擦干净。”


搭顺风车还找这么多麻烦,言晚很不好意思了。


她摇头拒绝,“不用啦,我坐到地铁口就下了。”


霍黎辰突然朝着言晚靠了过来,拿着毛巾搭在了她的头顶,动作透着不容抗拒的霸道。


“要我亲自给你擦?”


言晚吓了一跳,紧紧地贴着门板,心慌意乱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我、我自己来。”


她抬手就去抓毛巾,可动作太急,一不小心就抓到了霍黎辰放在她头顶的手。


他的皮肤很滑,而且很热,摸着很舒服……


言晚赶紧打住她的胡思乱想,急忙将手抽回来。


霍黎辰眸光微暗,直直的看着言晚,目光复杂极了。


刚才她的手指碰到他,很凉,但却似带着一股电流,竟让他感到一股陌生的心悸。


言晚被霍黎辰看着不自在极了,尴尬的扭头朝着窗外看去。


就见到地铁口在窗外一晃而过,她连忙开口,“卫助理,停车,我在这里下就好。”